加州AD16 区候选人Steve Glazer的4月23日见面会


故乡人    04/25     6196    
4.5/91 

撰稿人: 南方周六

撰稿人: 南方周二



 在Catharine Baker, Tim Sabranti 和Newell Arnerich 分别与AD16区的华裔选民会面后,千呼万唤始出来的Steve Glazer终于在4月23日与大家见面了。

Steve先介绍了一下自己来自犹太家庭, 顺便把SCA-5与当年针对犹太人的歧视联系起来,说他支持Merit-based的大学入学标准。然后重点渲染了他与州长Jerry Brown的亲密关系,七十年代上大学时与Jerry Brown认识并为其助选州长,2009年他在担任加州首席大法官发言人时获Jerry Brown力邀而成为其Campaign Manager, 负责统筹第二次竞选州长时的大小事宜, 并在加州州长选举中击败了比他们筹得更多经费的Meg Whitman。可以说没有Steve Glazer,Jerry Brown就当不上州长。Steve号称在Sacramento的所有州政府官员和议员中,没有人比他和Jerry Brown的关系更亲密。

在见面会中,Steve把自己定位为保守的民主党,认为他的政治立场更接近于Independent。 除了SCA-5以外,Steve提到得最多的是他反Union的立场和教育改革。他认为SCA-5不是一个好的解决入学问题的方案,而是应当加大在K-12教育上的投入,让学校获得足够的资金,同时设立Chartered  school,让家长有更多的选择余地。对于反Union,,他认为像bart这种由纳税人出资兴建的公共交通系统应当立法取消其罢工的权利。由于他反Union的立场,加州的Teacher Union和Bart Union出资500,000和90,000支持他的竞争对手Tim Sabranti。而他则在Realtor Association和不具名的捐助者的帮助下也筹到了与Tim接近的资金。



随后的听众提问主要是围绕SCA-5,一位先生问他是否会反对SCA-5 in any form,Steve坚称要看到具体提案才能回答, 表示None of us knows what we should do before seeing the actual form。稍后,一位女士背了一段pledge,问他"Will you oppose any and all efforts to allow discrimination against or giving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on the basis  of race, sex, color, ethnicity or national origin in the operation of public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contracting?"  Steve回答“Yes", 但是感觉他这个"yes"  的声音有点小,而且也有点迟疑。 后来这位先生接着追问说这个回答与先前他的回答互相矛盾,Steve辩解说不矛盾,女士问的是Philosophy,而先生问的是Bill.

现在总算AD16区的四个候选人都见完了,说一下个人的印象。

1。Catharine Baker 是唯一一位共和党候选人,有两位在学校读书的孩子。她着重倡导加州的教育改革和活化经济,减少政府负债,支持小商业,增加就业。当问到她对SCA-5的态度时,Catharine Baker回答得最真诚,从她上大学时支持Prop209到现在坚决反对SCA-5,都可以让人体会到她是发自内心反对SCA-5的,她以后也会继续立场坚定地维护Prop209, 反对SCA-5的。值得我们华人信赖和支持。

2。 Tim 是典型的民主党左派,在演讲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不断的"spending, spending,spending...". 钱从哪里来?当然是加税了,问到他对SCA-5的态度,比较敷衍了事地随口说反对。

3。Steve 是四个候选人中比较善于诱导听众心理的,而且感觉他今天的见面是经过精心准备的,不愧为Jerry Brown 的密友兼首席幕僚。但在于在SCA-5的问题上他无法做到左右逢圆,在回答问题时自相矛盾是一例, 还有听众问到Jerry Brown对SCA-5的态度时,Steve回答说他不知道。我感觉他当时言不由衷,因为Jerry Brown的立场是很明确支持SCA-5的,作为Jerry Brown 的密友兼首席幕僚,Steve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因为在场的听众都反对SCA-5,所以在面对压力下, Steve不愿意把Jerry Brown的态度告诉大家,而只是推脱说他不知道。可以想象,如果Steve选上了,在SCA-6,7, 8...表决时,面对全民主党的压力,他会有勇气投反对票吗?

Steve Glazer 用犹太人身份证实反 SCA-5,这不可靠。加州参议院投票支持SCA-5 的有多少民主党犹太人?自称温和派, 参议院投票的时候温和派,中间派,激进派民主党人全部支持 SCA-5。在明目张胆实行亚裔配额的IVY LEAGUE 犹太人占据最高管理层, YALE, PENN, CORNELL, COLUMBIA, 校长(PRESIDENT)都是犹太人.  HARVARD过去三届RESIDENT, 要么是犹太人, 要么是犹太人的配偶.  PROVOST, 这个大学里第二重要的位置, 负责ACADEMIC的一切运作, 也是犹太人的天下.  PRINCETON, 从1977年开始至今, 连续7届PROVOST都是犹太人.  其他藤校也相差不远.  还有那个在SCA5期间很活跃的UCLA校长, 不说了....

Steve Glazer自称反对工会。但是没有像Catharine Baker那么明确指出加州教师工会对教育的阻碍作用。限制工会更是共和党的一贯主张。难以因此给予他加分。

最后一个问题: SCA-5在加州众议院被搁置之前, Steve Glazer 有任何公开反对的言行没有?现在事后每个候选人,包括 Tim都在说反对, 大家能都信么?

三国兄说得好:同志们,SCA-5已经死了!下回出现的时候,绝对不会是这个名字!任何一个还有点脑子的政客都知道要反对!因此,对SCA-5 的反对,已经是极度的廉价。只有对 Prop209 的坚决维护,才是你们见候选人要提的说法!只有 Catharine Baker 清楚地提到了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