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论选党-选人-选华人


故乡人    05/08     4924    
4.5/47 

撰稿人: Wang chun

撰稿人: Wang chun

撰稿人: Wang chun

撰稿人: Wang chun



自从上个周末开始,结束了咱“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的“世外桃源”的生活,开始关心感兴趣了解一些近距离的世间“俗事”后,一口气加入了好几个与Local政治有关的微信群,第一次感到热闹逼人,华人参政议政的热情之大,出乎我的意料。有支持共和党的,有支持民主党的;有支持其他族裔的,身为华人,更有特别地支持华裔的;居然看到了政治老油条,也看到了热情新参政的小清新。更有严肃资深大佬分享美国政治的内幕操作。仅仅几天下来,感到真是受益匪浅。在众多热烈讨论的议题中,一个关于是选党,还是选人,特别是选华人的议题,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和思考。

为什么要选党?我认为首先是没有选择的结果。美国是民主国家,宪法上允许任何人任何时间在美国任何地点注册非恐怖主义性质的政党。但是从开国发展到民主相对成熟的今天的200多年时间里,基本上已经是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大政党健康轮流坐庄的政治常态,其他小党派只是打打插边球,甚至往往连打插边球都谈不上。 所以,每个人,各个族裔或者社会各个阶层群体,要想真正维护和促进自己的权益,认真参与政治,往往必须在共和党或者民主党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为什么要选党?我认为其次当然是因为个人的价值观支配驱使的结果。我们欣赏并感恩于我们能够生活居住在一个自由的国度,有广阔的,相对对称的信息空间给我们的思想提供养分。让我们能够有思想自由和自由的选择,不会因言而获罪,因政治参与行动而入狱。我们完全可以不需要从个人的物质利益出发,基于自己的价值观作出选择。我观察到,在根据价值观做出政党选择的时候,有时可能是基于对具体价值观的认同,比如我我自己,因为认同小政府,个人努力,传统的婚姻和家庭,诚信和坚持原则,我把自己与共和党相连。 还有更进一步的原因,那就是认识到选哪个党,是不是要对民主更加有利,帮助让民主机制处于健康的有监督的运行状态。在这方面我自己和很多人,认为目前加州民主党一党独大,客观地破坏了有效的民主运行机制,是造成加州经常出现的腐败,几乎无解的工会问题和退休养老问题,小
到提议SCA-5这种借公平之名,违基本公平之实的问题之根源,所以出来支持共和党。

自从上个周末开始,结束了咱“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的“世外桃源”的生活,开始关心感兴趣了解一些近距离的世间“俗事”后,一口气加入了好几个与Local政治有关的微信群,第一次感到热闹逼人,华人参政议政的热情之大,出乎我的意料。有支持共和党的,有支持民主党的;有支持其他族裔的,身为华人,更有特别地支持华裔的;居然看到了政治老油条,也看到了热情新参政的小清新。更有严肃资深大佬分享美国政治的内幕操作。仅仅几天下来,感到真是受益匪浅。在众多热烈讨论的议题中,一个关于是选党,还是选人,特别是选华人的议题,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和思考。

为什么要选党?我认为首先是没有选择的结果。美国是民主国家,宪法上允许任何人任何时间在美国任何地点注册非恐怖主义性质的政党。但是从开国发展到民主相对成熟的今天的200多年时间里,基本上已经是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大政党健康轮流坐庄的政治常态,其他小党派只是打打插边球,甚至往往连打插边球都谈不上。 所以,每个人,各个族裔或者社会各个阶层群体,要想真正维护和促进自己的权益,认真参与政治,往往必须在共和党或者民主党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为什么要选党?我认为其次当然是因为个人的价值观支配驱使的结果。我们欣赏并感恩于我们能够生活居住在一个自由的国度,有广阔的,相对对称的信息空间给我们的思想提供养分。让我们能够有思想自由和自由的选择,不会因言而获罪,因政治参与行动而入狱。我们完全可以不需要从个人的物质利益出发,基于自己的价值观作出选择。我观察到,在根据价值观做出政党选择的时候,有时可能是基于对具体价值观的认同,比如我自己,因为认同小政府,个人努力,传统的婚姻和家庭,诚信和坚持原则,我把自己与共和党相连。 还有更进一步的原因,那就是认识到选哪个党,是不是要对民主更加有利,帮助让民主机制处于健康的有监督的运行状态。在这方面我自己和很多人,认为目前加州民主党一党独大,客观地破坏了有效的民主运行机制,是造成加州经常出现的腐败,几乎无解的工会问题和退休养老问题,小
到提议SCA-5这种借公平之名,违基本公平之实的问题之根源,所以出来支持共和党。

自从上个周末开始,结束了咱“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的“世外桃源”的生活,开始关心感兴趣了解一些近距离的世间“俗事”后,一口气加入了好几个与Local政治有关的微信群,第一次感到热闹逼人,华人参政议政的热情之大,出乎我的意料。有支持共和党的,有支持民主党的;有支持其他族裔的,身为华人,更有特别地支持华裔的;居然看到了政治老油条,也看到了热情新参政的小清新。更有严肃资深大佬分享美国政治的内幕操作。仅仅几天下来,感到真是受益匪浅。在众多热烈讨论的议题中,一个关于是选党,还是选人,特别是选华人的议题,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和思考。

为什么要选党?我认为首先是没有选择的结果。美国是民主国家,宪法上允许任何人任何时间在美国任何地点注册非恐怖主义性质的政党。但是从开国发展到民主相对成熟的今天的200多年时间里,基本上已经是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大政党健康轮流坐庄的政治常态,其他小党派只是打打插边球,甚至往往连打插边球都谈不上。 所以,每个人,各个族裔或者社会各个阶层群体,要想真正维护和促进自己的权益,认真参与政治,往往必须在共和党或者民主党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为什么要选党?我认为其次当然是因为个人的价值观支配驱使的结果。我们欣赏并感恩于我们能够生活居住在一个自由的国度,有广阔的,相对对称的信息空间给我们的思想提供养分。让我们能够有思想自由和自由的选择,不会因言而获罪,因政治参与行动而入狱。我们完全可以不需要从个人的物质利益出发,基于自己的价值观作出选择。我观察到,在根据价值观做出政党选择的时候,有时可能是基于对具体价值观的认同,比如我我自己,因为认同小政府,个人努力,传统的婚姻和家庭,诚信和坚持原则,我把自己与共和党相连。 还有更进一步的原因,那就是认识到选哪个党,是不是要对民主更加有利,帮助让民主机制处于健康的有监督的运行状态。在这方面我自己和很多人,认为目前加州民主党一党独大,客观地破坏了有效的民主运行机制,是造成加州经常出现的腐败,几乎无解的工会问题和退休养老问题,小
到提议SCA-5这种借公平之名,违基本公平之实的问题之根源,所以出来支持共和党。

选人先于选党,我认为这个隐含的前提就是假设自己是超越党派的,所以保持这个选项的选民大多应该是Independent Voters。 但这个选项在我们华人中应该似乎更加有市场,因为“选贤唯能”,根据一个人的才能和经验,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择人标准。但是我个人有这个认为,这个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软件工程中有一种方案叫”Agile Development"的Method,该Method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弱化所谓的Team Core Leader的作用,不能让一个人或者少数人掌握软件开发过程中的瓶颈,以至于当软件规模越来越大的时候,这些所谓核心本身成为阻碍项目进步的瓶颈。同样,健康的民主机制我认为也是同一个内在道理。过分地强调个人的经验和能力,而忽略党派的制衡,造成的结果,也许到头来并没有选到真正代表和贯彻自己利益的代表。我个人支持Catharine Baker代表AD16区参加加州众议员的选举,正是基于这个思考逻辑。核心目标就是为打破民主党一党独大做出一份努力, 另外大家看到的美国人民在历次选举时,总喜欢在华盛顿引入outsider甚至没有经验,非最能之人的结果的现实,比如Obama over
John Mccain, Gorge W. Bush over Al Gore,美国宪法规定每个总统只能连任一届的硬性规定,我认为也是基于这个保护民主机制健康新鲜的缘故。

所以,总结来说,是不是选党,还是选人,还是选华人,我个人,作为一个新一代华人移民中的一员,我会遵循下面的原则,去投下我的不管是不是神圣的一票
一: 是否符合推动华人融入美国社会,赢得更多尊重和更好地保障华裔的权益;
二: 是否符合保障壮大民主的健康机制的需要

在加州,具体表现在:
一: 如果是优秀的华人代表,并且代表共和党参选,我会毫无保留地支持,因为这个组合彻底符合上面两条原则
二: 如果是优秀参选代表(虽然无法界定是最优秀的代表),并且是代表共和党的唯一代表,如Catharine Baker代表D16区共和党参选,我将毫无保留地支持。因为在目前情况下的加州,这彻底符合上面第二条这个最根本的原则,和基本上符合第一条原则。
三: 如果是优秀的华人代表,但是代表民主党参选,我会尽量支持,因为虽然没有符合根本原则,但是会基本符合第一条原则。
四: 如果既是民主党又是损害我的利益的参选者,或者民主党原教旨主义者,这个就是“不关我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