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剖析《谈AD16候选人》的竞选策略‏


故乡人    05/11     7703    
4.5/65 

撰稿人: 南方十四

最近Andy的文章《谈AD16候选人》文章一出,即刻在微信群中引起小小骚动。Andy对AD16区的四位候选人按照他自己认定的弱强顺序逐一介绍后,给出他个人的AD16区竞选策略:那就是初选放弃Catharine Baker,支持Steve Glazer以击败Tim Sbranti。不了解各位候选人的选民很可能觉得该文分析得很有道理。小编仔细推敲后发现,这样的策略不但不适用于AD16区,而且纯粹是对16区选民特别是华裔选民的误导。即由借反SCA5之名行支持民主党之实!。这里姑且不谈原文作者行文里不断体现出来的一味褒扬从政经验,对后起之秀大加贬斥的认识问题,是赤裸裸的“参政者非老手政客莫属”这个不符合美国现实民主政治的观念。原文作者根深蒂固的民主党宿源,玩政治而不是真正参与政治,不愿也竭力反对变化的本质却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让我们先来提纲挈领地总结下Andy为什么认为必须初选支持Steve Glazer以击败Tim Sbranti:Andy认为Tim Sbranti是工会的代言人,他的输赢标志着工会的输赢。Steve Glazer 代表民主党温和派,代表中间选民的利益,他反对工会,反SCA5, 是唯一可以和Tim Sbranti抗衡的人。同时Andy 主观认为Catharine Barker没有从政经验也没有党内大力支持,所以我们应该放弃她。

首先让我们来分析了解Steve Glazer。

AD16区选民Andy经过三个多月对本区四位候选人细致地研究后,发表了一篇《谈AD16候选人》一文,文中Andy对AD16区的四位候选人按照他自己认定的弱强顺序逐一介绍后,给出了他所谓的AD16区竞选策略:那就是初选放弃Catharine Baker,支持Steve Glazer以击败Tim Sbranti。不了解各位候选人的选民很可能觉得原文分析得似乎有道理。小编仔细推敲后发现,这样的策略不但不适用于AD16区,而且纯粹是对AD16区选民特别是华裔选民的误导。

让我们先来提纲挈领地总结一下Andy为什么认为必须初选支持Glazer以击败Sbranti:Andy认为Sbranti是工会的代言人,他的输赢标志着工会的输赢。Glazer代表民主党温和派,代表中间选民的利益,他反对工会,反SCA5, 是唯一可以和Sbranti抗衡的人。同时Andy 主观认为Catharine Barker没有从政经验也不受党内大力支持,所以我们应该放弃她。
现在让我们来分析了解Glazer。

Glazer花重金在电台和电视上大做广告,将自己打造成试图从工会魔爪中拯救劳苦大众的身穿闪亮铠甲的骑士。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只不过是他试图打击竞争对手Tim Sbranti的竞选策略。
详情见http://halfwaytoconcord.com/special-interest-funding-ad-16/

其次,原文作者认为Glazer是反对SCA5的人。小编有幸参加了Catharine Baker, Sbranti及Glazer三位候选人与华裔选民的见面会(另一候选人Newell Arnerich在Andy原文中描述较少,本文也不予赘述)。Glazer在见面会上花大量时间介绍他自己的个人经历及与现任州长Jerry Brown的亲密关系。关于SCA5他仅仅用一句话概括:”I don’t think SCA5 was the right solution”,
详情见4/23 Steve Glazer 16 区选民见面会发言记录
http://www.weidb.com/t2429.html?from=message&isappinstalled=0

原文作者说见面会上Glazer Pledged SCA5,我想这多半是作者一厢情愿的推想。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当那位选民念到那个Pledge时,Glazer回答的声音是多么犹豫。而且当另外一位选民问起将来SCA5的其他变种法案卷土重来时他的态度,Glazer坚持要看到具体法案文本才能决定。这种没有实际意义的应付式的插边话,谁都能说,更何况是一个老手政客。大家都知道就连代表民主党极端左派的Sbranti在面对华人提问时也说出了反对SCA5话,可当SCA5在参议院表决时民主党可是不论极端和温和都一致投了赞成票啊。

其实从Glazer与现任州长的亲密关系入手,我们可以证明Glazer不可能反对SCA5。作为现任州长的高级幕僚与首席顾问,2010年Glazer作为Jerry Brown的Campaign Manger成功帮助Brown竞选第三任州长。大家曾经津津乐道的共和及民主两任州长都否决过SCA5的前任的类似提案,甚至对民主党州长Jerry Brown的“深明大义”深感钦佩。可是如果我们发挥考究精神,翻出Jerry Brown当年在退回SCA5的前任提案SB185时写给参议院的信就可以发现: Jerry Brown州长是反对Prop.209的,也就是说,Jerry Brown是支持大学招生时使用种族优待和种族歧视的。详情请参阅本文结尾处添附的具有州长亲笔签名的写给参议院的信。最新研究也发现,正是州长Jerry Brown最早于2012年11月1号提出通过修改加州宪法来实现所谓的AA!详见http://leginfo.ca.gov/pub/13-14/bill/sen/sb_0001-0050/sca_5_cfa_20140123_092552_sen_comm.html

在那个时我们在初选时也绝不能以牺牲Baker为代价。相反地,是应该以牺牲Glazer作为代价。根据今年初的民调,相对于三个民主党候选人Baker在初选上占尽优势。详见http://www.pleasantonweekly.com/square/2014/02/04/assembly-district-race-shows-catharine-baker-in-lead

我们应该选择占优势的人来Fight Against Sbranti. 其次,终选Baker对决Sbranti,Baker拥有一个干净的共和党基本盘(这个基本盘和民主党接近,见http://www.aroundthecapitol.com/districts/AD16/#vr ),
再加上初选时支持Glazer的反对工会的选票,和我们义无反顾的因反SCA5日益壮大的亚裔(特别是华裔)票源,Baker赢得终选胜算很大。 但如果由Glazer对决Sbranti,由于Glazer没有民主党基本盘的支持,民主党党中央的支持,没有完整的义无反顾的因反SCA5而日益壮大的华裔票源的支持,落败于Sbranti是必然的命运。

所以我们要尽全力支持Baker通过初选,完全抛弃Glazer,最大限度地得到重叠的中间票源。总之,Andy竞选策略的最终结果就是让Sbranti当选,让我们华裔成为彻底的输家,几个月的努力可能会付之东流。让我们大家积极行动起来,擦亮眼睛,用更多的实际行动来支持Catharine Baker。让民主党看到,我们华人有足够的能量来影响选举甚至左右局部地区的选举结果,积极表现我们参与民主政治的力量。


第四,至于Glazer是否代表中间选民的利益,我们从其巨额竞选资金的来源可以一窥端倪。在2011-2012年间,Steve Glazer收到了来自烟草公司$334,000, 石油公司$835,000,保险公司$476,000及医药公司$25,000的资金;在2006-2011年间,Glazer报告受到来自大房地产开发商$51,00-$510,000的竞选资金。详情请见http://www.knowglazer.com/。所以说Steve Glazer真正代表的是特殊利益集团的利益,不是中间选民更不是我们华裔的利益。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Catharine Baker:

Catharine Baker在其竞选纲领中将教育改革放在首位,明确向工会宣战。Catharine Baker是本区唯一一位有学龄孩子的妈妈,这个就是Baker对目前的加州半瘫患的教育系统有切身的体会的根本原因,也使得她成为坚定的教育改革者,一如我们这些同样有学龄孩子的妈妈一样态度坚决,心心相通。

Baker在法学院读书时就明确表示支持Prop.209,在和华人多次的见面会及5/4午餐会上,Baker都用了大量时间来主动论述SCA-5如何不符合她个人及共和党的核心价值观。我们应该同时注意到,当SCA-5在参议院表决时,Baker代表的共和党可是不管激进还是温和都一致反对SCA-5 的。

至于原文作者主观认为Catharine Barker没有从政经验也没有党内大力支持这一点,是与事实不符的。Barker虽然不像其他几位候选人那样当过多年的mayor,但她一直是积极的社区活动家,积极参与学校教育事务。也正是因为这样,Barker才能成为我们华裔草根在Sacramento强有力的代言人。5月4日午餐会上加州共和党领袖Bob Huff及夫人何美媚女士和SD10参选人Peter Kuo专门到场力挺Baker,现场中文献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并为Baker个人捐款$4,100,难道不是对Baker强有力的支持吗?

读到这里,从反SCA-5出发,从谁能代表我们华人的利益出发,难道我们不应该支持Catharine Baker,反而跑去支持一个”高深莫测“的民主党参选人Steve Glazer?

上面小编分析了从反SCA-5及谁能代表华人利益角度分析了支持Glazer的荒谬之处,接下来说明为什么我认为Andy Li提出的竞选策略是一大误导。

即使我们支持的Baker和Andy Li支持的Glazer初选的共同目标是击败极端民主党参选人Tim Sbranti,我们在初选时也绝不能以牺牲Baker为代价。相反地,是应该以牺牲Glazer作为代价。根据今年初的民调,相对于三个民主党候选人Baker在初选上占尽优势。详见http://www.pleasantonweekly.com/square/2014/02/04/assembly-district-race-shows-catharine-baker-in-lead。我们应该选择占优势的人来Fight Against Sbranti. 其次,终选Baker对决Sbranti,Baker拥有一个干净的共和党基本盘(这个基本盘和民主党接近,见http://www.aroundthecapitol.com/districts/AD16/#vr),再加上初选时支持Glazer的反对工会的选票,和我们义无反顾的因反SCA5日益壮大的亚裔(特别是华裔)票源,Baker赢得终选胜算很大。 但如果由Glazer对决Sbranti,由于Glazer没有民主党基本盘的支持,民主党党中央的支持,没有完整的义无反顾的因反SCA5而日益壮大的华裔票源的支持,落败于Sbranti是必然的命运。

所以我们要尽全力支持Baker通过初选,完全抛弃Glazer,最大限度地得到重叠的中间票源。相反如果Baker只能勉强过初选,是小胜而不是大胜,则会对Baker终选胜利增加很大的困难。由于民主党在加州的多年经营,共和党势力微弱,如果Baker微弱获胜,终选时将不仅得不到大量商家的竞选资金赞助,而且也会打击共和党全面支持Baker的热情。

总之,Andy竞选策略的最终结果就是让Sbranti当选,让我们华裔成为彻底的输家,几个月的努力可能会付之东流。让我们大家积极行动起来,擦亮眼睛,用更多的实际行动来支持Catharine Baker。让民主党看到,我们华人有足够的能量来影响选举甚至左右局部地区的选举结果,积极表现我们参与民主政治的力量。